当前位置 :主页 > 118论坛开奖结果 >
高隐君出了一道考题让我回答“孔子骂‘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仁乎
发布时间:2019-09-09

  《孟子·梁惠王上》:“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

  孟子生于孔子殁后约三世,孔孟之家乡相聚不远,又是孔子的徒孙,那么孟子对孔子的行迹应该了然于胸。所以,孟子引用孔子的这句话应该有相当的根据。但是,古人引用他人言语,往往俭省,不像今人那么严密完整,这是古籍中的常识常见。孟子引用的这句话,也是简而又简,没有背景,没有完整故事,没有其他对话人物,当后人发现这个句子也不见于其他典籍时,简直无从考索。孟子后面加进了自己的引申,“为其象人而用之也”,从而引发后人的许多想象。

  后代注疏家们如东汉赵歧做《孟子》注,他注释的重点是“始”字,认为“作俑在前,殉葬在后”,据此故曰其无后乎。据考古,真人殉葬要早于俑人。赵歧曲为之说而已。

  宋朝朱熹《孟子集注》,把重点放在了孟子的引申义上,说:“古之葬者,束草为人以为从卫,谓之刍灵,略似人形而已。中古易之以俑,则有面目机发,而大似人矣。故孔子恶其不仁,而言其必无后也。”

  朱子的注释里,又提出一个新的信息:“古之葬者,束草为人以为从卫,谓之刍灵,略似人形而已。”到底“古”到什么程度呢,语焉不详。

  孔子时代用什么殉葬呢?有用“涂车刍灵”的,有用“偶”“俑”的。《孔子家语》-子游问于孔子曰:“葬者涂车刍灵,自古有之。然今人或有偶,是无益于丧?”孔子曰:“为刍灵者善矣。为涂车刍灵者不仁,不殆于用人乎?”在“涂车刍灵” 与 “偶” “俑”之间,孔子选“涂车刍灵”,反对“偶”“俑”。《礼记·檀弓》重申此意:“孔子谓为明器者,知丧道矣,备物而不可用也。哀哉!死者而用生者之器也,不殆于用殉乎哉?其曰明器,神明之也。涂车刍灵,自古有之,明器之道也。”

  在“涂车刍灵”与“偶”“俑”之外,还有真人殉葬的。比如,《史记·秦本纪》“武公卒,葬雍阳。初以人从死,从死者六十六人。”真人殉葬也慢慢消失了,《左传? 宣十五年》:“初,魏武子有嬖妾无子。武子疾,命颗曰:‘必嫁是’,疾病,则曰:‘必以为殉。’ 及卒,颗嫁之,曰:‘疾病则乱,吾从其治也’。”根据一些类似的故事,似乎可以推测,真人殉葬大多发生在战争频繁法家当道的地方,而其消失的原因也是“不忍”之“仁”。

  以上简略地还原了一下始作俑的语境。年代,应该在孔子时代之前,晚于西周。地域,当在法家当道征战频发的国家。孔子反对作俑,前辈注疏家以为发乎仁心。正如《论语》所谓:”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吾不与祭,如不祭。”

  二是不要骄奢越礼。《论语》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

  “奢”,“俭”,“易”,“戚”等关键字,在历代注释中有不同的解释。比如说,“奢”字,一般解释为“奢侈”;“易”字,有人解释为“平易”。我不认为正确。“奢”,“俭”,“易”,“戚”四个字,主旨指向“心态”,绝非“奢侈”或“节俭”等等物质生活形态。

  《说文》:“奢,张也。”徐灏曰:“奢者侈靡放纵之义。故曰‘张’,言其张大也。”《礼记表记》:“子曰,俭近仁。虽有过,其不甚矣。”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俭”同“约”,意思是“守约”。所以,“奢”,“俭”二字也是描写心志的养成:“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

  古代有五礼: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丧”属于凶礼;所以孔子在回答了“礼”的总原则以后,继续特别以丧礼为例子强调其本质。因此, “易” 同 “俭”同“约”。戚”是“哀伤”。因此《礼记·檀弓上》所载“子路曰:‘吾闻诸夫子:丧礼,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也……’”

  三是要“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慎终者,丧尽其哀。追远者,祭尽其敬。君能行此二者,民化其德,皆归於厚也。” “其无后乎”,意思正是要“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上升到更高的层次,则如《尚书·夏书·五子之歌》:“皇祖有训,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至于有人以为“其无后乎”等于“断子绝孙”,那无非是乡妇鄙夫的狡黠。

  如果孔二主张的是必须以真人陪葬,毫无疑问,孔二的无人性已到变态之程度,当然是不仁的。

  反之,如果孔二认为俑有人形,所以用来陪葬有些残忍,而恶毒咒骂始作俑者,那么看似孔二是仁者,其实不然,孔二仍然是个虚伪无人性的恶人,而且是糊涂蛋。

  为什么呢?你想啊,即便有人以俑陪葬,这俑毕竟是俑,它毕竟是个物件,不能因为它有人形就赋予其人性,否则就是毫无理性的糊涂蛋做法。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这“其无后乎”。别人不过是拿了个物件陪葬,能有多大的罪呢。对这点小事,孔二竟发出“断子绝孙”的咒骂,这是仁者干的事吗?一个贵物轻人的糊涂蛋,一个只重形式不顾实体的糊涂蛋,一个睚眦恶报的小人,怎么能算是仁者呢?

  举例子说明:张三对着李四的影子踩了一脚,王五见此情景,冲上去结结实实给了张三一巴掌,骂张三踩人的影子不仁。233hk最快报码室,大家评评理,这里最不仁最混蛋的谁,显然是王五嘛。

  2-无论是逼迫他人真人殉葬,还是作俑代替,都是一种拜偶像的邪恶活动,都是犯罪,孔子倘若真的批判过,说明他这事上按良心办了。

  这让我进一步联想到论坛里很多挺儒的人的做派,和孔二一模一样,这些人打着“仁”的旗号动辄对批儒的网友恶毒咒骂,每每表现出近乎变态的扭曲心理,以自己的行动打着自己的嘴巴,这样的混儒见过不止一两个了,真不愧是是孔二的拥趸啊。

  1-“其无后乎?”反问,意思是,难道他们没有后代么?并非等于咒诅“断子绝孙”,更不是谩骂。

  此言差矣!即便如你所言,是反问:难道他们没有后代么?这明显也是以后代咒人嘛。

  况且,根据楼主寻章摘句的结果,朱熹老先生说了:“古之葬者。。。如何算正式搬家?!故孔子恶其不仁,而言其必无后也。”看见没。一般来说,朱熹老先生应该比你更懂孔二的心思吧,老先生古文的水平应该也在你之上吧。

  自认流氓而骂人,起码言行是一致地,态度是坦率地,逻辑是自洽地;满口仁呀爱呀地骂人,则人格是分裂地,态度是做作地,逻辑是混乱地。

  “宋朝朱熹。。。说:‘古之葬者,束草为人以为从卫,谓之刍灵,略似人形而已。中古易之以俑,则有面目机发,而大似人矣。故孔子恶其不仁,而言其必无后也。’”

  显然,朱熹(解释孟子时)认为,“其无后乎”意即“其必无后也”,这不就是断子绝孙的意思吗。

  然而楼主又说了,“有人以为‘其无后乎’等于‘断子绝孙’,那无非是乡妇鄙夫的狡黠。”

  自认流氓而骂人,起码言行是一致地,态度是坦率地,逻辑是自洽地;满口仁呀爱呀地骂人,则人格是分裂地,态度是做作地,逻辑是混乱地。

  “宋朝朱熹。。。说:‘古之葬者,束草为人以为从卫,谓之刍灵,略似人形而已。中古易之以俑,则有面目机发,而大似人矣。故孔子恶其不仁,而言其必无后也。’”

  显然,朱熹(解释孟子时)认为,“其无后乎”意即“其必无后也”,这不就是断子绝孙的意思吗。

  然而楼主又说了,“有人以为‘其无后乎’等于‘断子绝孙’,那无非是乡妇鄙夫的狡黠。”

  是不是说得文一点“其必无后”就不算鄙夫,说的直白一点“断子绝孙”就是“乡妇鄙夫”?--线

  无论如何,孔子不会人身攻击人家“断子绝孙”神马的。孔子在谈论一种心理模式和礼制,那他针对的只能是某类社会现象或者行为模式——“其无后乎”也只能是一种社会现象。

  古代人普遍重视丧葬,佛教和基督教里都有“地狱”之类的死后归宿,很恐怖。比较而言,孔子倒是很仁义的。

  4:工具上从他们当时所谓的战争的兵器来看,他们根本不可能具有能雕塑这些雕像的工具。

  5:大理石很容易风化病变的,没有很好的反复的保养,保存不了这么长的历史时间。

  论语 子罕 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这里指公元前484年(鲁哀公十一年)冬.,而公元前544年鲁乐工为吴公子季札所奏的风诗次序与今本《诗经》基本相同,可见孔子至少整理过诗经的雅颂。而经过孔子整理后的诗经,《黄鸟》仍然得以保留,可知孔子是反对人殉的。

  “刍灵,就是把茅草扎起来作为人和马。之所以叫‘灵’,是说他们是神的同类。”(刍灵,束茅为人马。谓之灵者,神之类。)

  “俑,就是人偶。面目似人,有机关能发动,看起来像人一样。孔子这是赞扬古代、批评周代。”(俑,偶人也。有面目机发,有似於生人。孔子善古而非周。)

  “这一节是记录者记下的孔子之言,褒扬古代,批评殷代和周代。”(此一节皆记者录孔子之言,善古非殷周之事。)

  “记录者记下孔子的话,为了着重说明孔子对古今得失的评价,才用了两次‘孔子说’,以突出用刍灵做明器者是善良的、周代用俑做明器者是不仁的这两句话,因为这近乎用活人殉葬。”(记者录孔子之言,又说孔子臧否古今得失,以其语更端,故重言“孔子”,谓古之为刍灵者善,谓周家为俑者不仁,不近於用生人乎哉!)

  [原文]陈子车死於卫,其妻与其家大夫谋以殉葬,定而后陈子亢至,以告曰:“夫子疾,莫养于下,请以殉葬。”子亢曰:“以殉葬,非礼也。虽然,则彼疾当养者,孰若妻与宰?得已,则吾欲已;不得已,则吾欲以二子者之为之也。”于是弗果用。

  [译文]陈子车在卫国死去,他的妻子和大夫的首领打算用人殉葬,做出决定后,陈子车的弟弟陈子亢(孔子的弟子)回来,他们告诉陈子亢:“夫子病死,都是下人没有照顾好他的缘故,我们请求用下人为夫子殉葬。”陈子亢说:“用人殉葬,是不符合‘礼’的。但是,最该照顾好他的,莫过于他的妻子和大夫们的首领。如果你们取消殉葬计划,那也是我所愿意看到的,如果你们不打算取消,我希望你们二位去殉葬。”最终,这个计划被取消。

  [原文]陈乾昔寝疾,属其兄弟,而命其子尊己曰:“如我死,则必大为我棺,使吾 二婢子夹我。”陈乾昔死,其子曰:“以殉葬,非礼也,况又同棺乎?”弗果杀。

  [译文]陈乾昔重病卧床,向他的兄弟交待遗嘱,并命令他的儿子说:“如果我死了,把我的棺材做得大一点,让我的两个婢子躺在我两边。”陈乾昔死后,他的儿子说:“用活人殉葬,是不符合‘礼’的,更别说躺在同一个棺材里了。”于是就没有杀死两个婢子。

  正是第三个疑问,促使我写下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将不会有上述问题的答案。每个死去的人都只活在他人的记述之中。因此,本文只是回顾一些记述而已。据说,《春秋》为孔子所作,孔子对于他所见的时代、他所听闻的时代、以及所传闻的时代,会用不同的表达方法予以区别,对于两条相互矛盾的记述,会同时保留下来,这叫“信以传信,疑以传疑。”我赞赏这种伟大的理性精神。

  @心无畏惧 兄,不好意思,晚上失眠,喝了点酒想助助眠,可能有点喝高了,打扰你了。抱歉!

  不论儒者还是儒学造成对社会的影响不外乎坑蒙拐骗偷外就是恐吓威胁骂。还有就是盛产楼上这种复读机试满嘴喷粪似的垃圾。别无他做。

  儒学有哪丁点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过贡献?人家问的是这个。并且人家还提前打好预防针:别提儒学本身就是人类文明的贡献。

  儒学有哪丁点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过贡献?人家问的是这个。并且人家还提前打好预防针:别提儒学本身就是人类文明的贡献。

  儒学有哪丁点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过贡献?人家问的是这个。并且人家还提前打好预防针:别提儒学本身就是人类文明的贡献。

  楼主问:“除了儒学,有哪一位儒者曾为人类文明的进步作出过哪怕一丁点儿的贡献”

  楼主问:“除了儒学,有哪一位儒者曾为人类文明的进步作出过哪怕一丁点儿的贡献”

  楼主问:“除了儒学,有哪一位儒者曾为人类文明的进步作出过哪怕一丁点儿的贡献”

  一是你文言文不过关。你引用的几段文言文,我给你解释如后,请你再看看能否作为你点三条的论据,能否引发你那情不自禁的想法:

  原文1:“祀帝于郊,敬之至也。宗庙之祭,仁之至也。丧礼,忠之至也。备服器,仁之至也。宾客之用币,义之至也。故君子欲观仁义之道,礼其本也。”

  解释:“天子郊外祭天之礼简素,致敬无文也,尊之而已。 首先宗庙乃事亲之礼,孝亲至仁,故为仁之实。 事亡如事存,仁心附于身,附于棺,皆必诚必信,所以为忠之至。所敛之衣服,葬之器具,皆全备无缺,此莫非由爱亲之诚而然,故又曰“仁之至”。 朝聘燕享之礼,钱币为常用,故施币帛篚筐,将厚其意也,乃义之至。故仁义之道,皆能在行礼的过程中而见之,礼乃本于人心也。”

  翻译:“天子亲自在南郊祭天,这是无比的尊敬。宗庙之祭,视死如生,这是无比的仁爱。丧礼,孝子哭天号地,痛不欲生,一切发自内心,这是无比的真诚。为死者准备服装,明器,虽然明知无济于事,但也仍然尽力准备,这也表现了莫大的爱心。聘问所用的礼品,多寡都要合乎规格,这是无比的合理。所以,君子如果要观察什么叫仁义,只要观察一下礼这个根本性的东西就行了。”

  原文1:“涌诗三百,不足以一献,一献之礼,不足以大飨,不飨之礼,不足以大旅,大旅具矣,不足以飨帝。毋轻议礼。”

  解释:“孔子之言,诗虽能兴发,能和乐,能广物,能察事,然其理不如礼制之显道。故虽多,虽美,未达则反不及一献之礼。使能一献之礼,而不足以使大飨之礼,大飨乃王者之礼,其体制道理更具完备。能行大飨之礼,未必能达行尊先圣,祀五帝之礼。大旅之礼谓祀五帝也。能具知大旅之礼,亦未必能行飨帝之礼,即祀天祭地也。 礼义有道则,有次第而实在,故中庸曰:无其德,无其位“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

  翻译:孔子说:“即令把《诗经》三百篇背得滚瓜烂熟,如果没有学过礼,就连简单的一献之礼也承担不了。懂得了一献之礼,如果不进一步学习,就未必能承担大飨之礼。懂得了大飨之礼,如果不再继续学习,就未必能承担大旅之礼。懂得了大旅之礼,未必就能担当祭天之礼。不要轻率地议论礼。”

  原文:《礼》曰:“礼有以多为贵者……天子崩,七月而葬,五重八翣,诸侯五月而葬,三重六翣,大夫三月而葬,再重四翣。”

  这个我就不给你翻译了,给你解释个关键词:“重”,指的是棺椁的层数,“翣”是棺椁上的装饰品。

  二是你多处偷换概念,你认为这么多礼,都是丧葬之礼?你认为这么多丧葬之礼,都是人殉?

  “ 夏后氏祭心,殷祭肝,周祭肺”。 曰:“周坐尸,诏侑武力……夏立尸而卒祭,殷坐尸,周旅酬六尸。”

  我在主帖中有一句话,孔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句话“年代,应该在孔子时代之前,晚于西周。”。而且我还有一句话:“地域,当在法家当道征战频发的国家。”

  西周建国之后,姬性宗族就不再人殉。非姬性偶有人殉,已经不再是制度性的,而是作为他们原来宗族的习俗,而且规模大大减小。

  东周之后,王道崩坏,小诸侯国又有人殉复辟,在法家当道征战频发的国家。而且,这股复辟潮也渐渐终止。我在主帖给了一个人殉的例子,现在再给你一个禁止人殉的例子:依据《史记·秦本纪》,公元前374年(秦献公元年)“止从死”。

  “武王杀煮百人祭奠的大礼,孔子不可能不知道,孔子甚至连周礼规定的祭奠的每一道程序和人体部位都了然于胸……”,“所以,由此推断,孔子又怎么可能主张或允许让俑代替活人在如此庄重肃穆的祭奠或丧葬仪式上掺假呢?”

  “其无后乎”四个字,赵夫子没解释,朱夫子没解释。“断子绝孙”是你理解的意思。

  “其无后乎”四个字,赵夫子没解释,朱夫子没解释。“断子绝孙”是你理解的意思。

  现在用白线/其无后乎,历代注疏都没有解释。显而易见的东西都不必解释。

  2/其无后乎,不是诅咒,是在总结一种社会现象基础上的陈述。

  3/神马社会现象?比如说,现代还说“富不过三代”,虽然财富不过三代之间就能积累,不过三代就能耗尽财富,但是咱不能由此说这个家族“断子绝孙”了,其后代即便沦落风尘,成了叫花子,或引车......

  富不过三代和“其无后乎”可有半点关系,富不过三代自然不是“断子绝孙”,这还用说,由此类比或推及“其无后乎”不是“断子绝孙”,这挨得上吗?

  如果孔子是对当时已然存在的普遍现象:“不仁者无后”的陈述,那么应该这么讲:孔子见其不仁,而知其无后。

?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xiao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苹果报| 正版跑狗图| 抓码王| 黄大仙救世网开奖| 天空彩百度| 9979997藏宝阁| 创富心水| 雷锋高手坛| 藏宝阁| 雷锋报天机诗|